春节期间用工短缺 他们来到口罩厂当起了“临时工”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2-26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在来到工厂之前,这些上海市民是白领、是总监……口罩厂里的临时工阅读提示上海市是口罩生产重镇之一,春节期间用工短缺,一批志愿者走上流水线,从白领变成工人,参加口罩生产工作。 2月1日上午7时许,施伟铭终于走出了生产车间。 他更新了自己的朋友圈,经过一晚上的努力,30万只口罩产量已达成。 此时,施伟铭和车间里其他人一样,已经工作了整整一夜。 车间里的其他人,有的是公司白领,有的是创业者,身份各异,他们志愿从上海市各区驱车几十公里,不眠12小时,就为了在这家位于松江区的口罩厂里当一名临时工。

  
 

   不论厚薄,我们只想尽一份自己的力。

  
 

   召集时人突然多出来了时钟倒转12小时,1月31日下午7时,美迪康医用材料上海有限公司的会议室里,上海益路同行公益促进中心副主任周蓉点完了名,眉头突然皱起:怎么人多出来了?这是一次特殊的志愿者活动。 美迪康医用材料上海有限公司是疫情口罩的指定生产厂家,加班赶制的产品均送往急需使用的医院。

  
 

   由于生产一线人手紧缺,正急需相关人手。

  
 

   机缘巧合之下,益路同行公益促进中心得知这一消息,周蓉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联系厂家,双方一拍即合,后者提供出夜间的生产线,让志愿者从事口罩质量筛检并装箱等工作。

  
 

   最初,我还怕冷场。

  
 

   周蓉告诉记者。

  
 

   一方面,毕竟是在非常时期,是否有人响应心中没底;另一方面,只有夜班,19点到早上7点,晚上枯燥单调,恐怕……然而,微信报名群很快就爆了,每天20个名额被一抢而空。 到了晚上点名时,周蓉发现,居然还有不少人不请自来。

  
 

   一对从宝山区顾村镇自驾过来的老夫妻,就在名单之外,老人家开口就说了三句话:春节没出过上海,我们身体很好,你们对年龄没要求吧?特别感动!周蓉对记者说道,但她还是不得不硬起心肠,劝老人回家,因为生产线实在是满员了,真没空位置了。

  
 

   请各位志愿者携带保暖外套及保温杯,也可以准备咖啡,由于通宵工作,第二天早上可能会体感较冷。

  
 

   厂方会在午夜12时提供宵夜,可以自行携带一些食物。 车间内噪音较大,每人基本都是单独作业,无法聊天,建议可以佩戴耳机播音乐……到达之前,周蓉在微信群里不厌其烦地发布着各种提醒。 志愿者来自于各行各业,可就是几乎没流水线上的操作员,必要的通知还是需要的。 我们每个人都能为防控疫情做些什么接受培训,换上生产工作服,接受消毒,记者和志愿者们走进车间,一股闷热和机器的轰鸣声迎面而来。

  
 

   12小时的工作,从这一刻开始了。 出乎意料的,是没有一丝困意。 48岁的志愿者潘艾方笑着告诉记者。 在1月31日之前,她已经来这里参加过一次志愿活动,算得上是熟练工。

  
 

   潘艾方在上海小有名气,她曾是市人大第一批农民工代表,全国三八红旗手。 在朋友圈中看到了招募消息后,她第一时间就报名参与了。 除了那些一线医务工作者,我们每个人都能为防控这场病情做些什么。

  
 

   潘艾方如此表示,之前我从来不熬夜,也担心会不适应,但第一天下来,我觉得自己还干得不错。

  
 

   潘艾方特别清点过那一晚整理和打包的战果30400个口罩。

  
 

   这,是她心中的高光时刻。

  
 

   而在志愿者中,最年轻的是来自浦东的洋泾中学东校学生李子昂。 突然而来的疫情,让他的春节变成了家里蹲,这让爱运动、爱锻炼的他很不适应。 当听闻父母好友要来口罩厂做志愿者,李子昂也动了心,硬是要求一起前来。 因为年龄太小,李子昂干的活,是最简单的封箱。

  
 

   把纸箱抖开、叠好,拿玻璃胶贴上,刚上手时,李子昂还是多少有些笨拙,几十个之后,便开始愈发熟练。

  
 

   我会认真地去做,我觉得这是特别有意义的一件事。

  
 

   成为工人,比度假更值得回忆本来,我和老公应该在这个时候喝着热红酒,在四明山度假。

  
 

   志愿者之一、上海一家外企的财务总监EMMA笑言:现在,我们成了工人,这比度假更值得回忆。

  
 

   EMMA习惯的工作地点,是宽敞明亮的写字楼内,非常安静,同事之间,大多通过邮件和微信沟通。

  
 

   尽管有心理准备,但走进车间的那个瞬间,EMMA还是被流水线震撼住了转动的机器、轰鸣的声响、不断落下的成品……之前我一直还以为自己心灵手巧,现在发现笨手笨脚。 EMMA手足无措之时,旁边的师傅先送上了贴心的工具一对耳塞,然后手把手地教她操作25个口罩一摞,用手撑开检查有无问题,然后放在一旁等待装箱。

  
 

   干着干着,EMMA越来越熟练,信心也越来越足。

  
 

   当所有志愿者都在车间上岗时,施伟铭和爱人只能在会议室里坐着。

  
 

   没事,我就等着,谁累了,我替换都行。

  
 

   面对着周蓉的劝说,施伟铭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话。 和那对老夫妻一样,施伟铭也没成功报上名,但有些倔脾气的他觉得,这么多岗位,我总能干些什么。 作为阿克曼医疗检验所的一名员工,又曾经在120急救上过班,施伟铭对疫情的感受更深。 早在几天前,他便个人募捐了20万只口罩、十箱消毒水、三箱泡腾片发往武汉。

  
 

   就想尽一份个人之力。 施伟铭淡淡地说。

  
 

   来厂里之前,他还专门在火车站担任志愿者,负责的是测量体温。 1个小时后,施伟铭终于等来了新的消息他可以帮忙去装箱。

  
 

   11个小时后,他更新了自己的朋友圈。 从1月29日到2月8日,此次志愿者活动每天20个名额,全部满员。 根据上海市经信委的数据,该市共有口罩及辅料等生产企业17家,疫情前期每天正常生产量大约在40万~50万只,而且绝大部分用于出口,而到2月4日,每天产能已经达到260万只,基本上都转内销。 钱培坚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